經濟•企管
 

張仁良
香港城市大學 商學院 經濟及金融系 金融學講座教授

2006-4-24
星期
 

上一篇

不可忽視企業社會責任


 

中文埵陪茧叫做「捨得」,筆者覺得寓意非常深遠。「捨」在「得」的前面,意味荂A如果想要「得」,就必須先學會「捨」。而我們平時的理念堶情A往往是先「得到」,再「捨予」。人們往往會在成為富豪之後,通過設立基金會或者其他途徑,捐贈大筆金錢給予教育、醫療等公共事業,回饋社會。

本港富豪雲集,在捐贈上也向來慷慨,每年都會有大手筆的捐贈善舉出現。不過,筆者覺得,富人在捐錢以外,還應考慮更多的回饋社會之道,比如倡導社會企業。

散財和聚財一樣,需要智慧和才能。捐贈應不僅僅局限於金錢的範疇,更是付出時間和努力,讓貧窮者可以自食其力,讓我們的社會更加美好和諧。

傳統的理念認為,企業的目標是股東財富最大化;現代觀點認為,應將社會責任加入到企業的目標堶情A將其作為判斷企業好壞的指標之一,筆者深表認同。一家優質企業,應不僅僅最大化股東的利益,還應考慮其他利益相關者的利益,比如社會公眾。筆者看來,企業的社會責任心,甚至比企業的盈利能力更重要,僅僅追求利潤最大化的企業,如果忽略了對社會的責任,不能算是成功的企業。

助失業者自強

筆者希望,有條件的企業能夠積極承擔社會責任,參與到建立社會企業中來,為那些希望設立社會企業的貧困失業人士,提供資金支持和技術指導,幫助他們創業。因為即使他們擁有非常好而且可行的商業計劃書,也很難在沒有抵押和擔保的前提下,從銀行得到貸款。而一旦創業成功,他們將不但實現自身的再就業,還將促進其他人就業,將有助於緩解社會失業問題,縮小社會貧富差距。更重要的是,可以幫助失業人士重建自信和自尊,讓他們從受助到自強,重新建立他們的社會資本,這比僅僅給他們社會福利更有意義。

在倡導企業主動承擔社會責任之餘,我們亦可以通過一些激勵機制和措施,加強企業的社會責任感。比如,明確企業社會責任的範疇;設立企業社會責任指數,來衡量企業的社會責任感,並鼓勵投資基金經理投資於社會責任指數高的企業;鼓勵政府和非政府機構將富餘的現金投資於這些社會責任感強的企業。這樣做,將可以降低這些企業的資金成本,表彰這些主動承擔社會責任的企業,以鼓勵更多的企業主動承擔社會責任。

另外,亦可以考慮開展公開評選活動,對承擔了較多社會責任的企業進行嘉獎,以對他們進行有形和無形的激勵。

商學院作為培養商界領袖的基地,應設立相關課程,在本科和研究生水準的教育中,灌輸企業社會責任的理念。過去,我們的教育更多是放在傳統意義上的商業理念上,比如,企業應最大化股東財富。不過,企業社會責任亦不可忽視,因為企業如果積極承擔社會責任,這種看似無形的付出,長期來看,將可以很好得轉換成為有形的收益,比如利潤。

共建和諧社會

我們常說「發財立品」,筆者希望,商學院應轉變思維,教育學生不是在發財之後才考慮捐贈,而是要在發財之前,在發財的過程中,就始終記住,自己都應該捐贈和給予,不止是金錢,更是時間和精力,來共同構建香港和諧社會。

筆者希望,本港企業能夠承擔起更多社會責任,將捐贈從金錢擴展到更廣義範疇,比如支持建立社會企業。當然,社會責任感的倡導,還有賴於政府的激勵機制安排以及學校的理念培育。只有企業、政府、學校各方共同努力,才能真正提升企業的社會責任感,共建本港和諧社會。城大金融系講座教授、扶貧委員會成員

 

~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