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論壇
張仁良
香港城市大學 商學院 經濟及金融系 金融學講座教授
2001-3-16
星期五
 

上一篇
曾蔭權出色完成任務

 

新 的 預 算 案 出 台 後 , 曾 有 人 讓 我 對 預 算 案 打 分 , 令 我 很 難 下 定 論 。 其 實 , 預 算 案 不 是 試 卷 , 沒 有 對 與 錯 之 分 , 如 何 給 它 打 分 呢 ? 預 算 案 是 政 府 為 全 港 六 百 多 萬 市 民 制 訂 的 年 度 財 政 計 劃 。 眾 口 難 調 , 不 同 的 社 會 群 體 有 不 同 的 利 益 點 , 因 此 對 預 算 案 也 會 褒 貶 不 一 。

比 如 , 這 次 預 算 案 必 定 會 博 得 弱 勢 社 群 的 極 大 歡 迎 , 卻 要 遭 到 吸 煙 者 、 酗 酒 者 和 駕 私 家 車 者 的 反 對 。 財 政 司 司 長 也 曾 在 預 算 案 公 布 會 上 感 慨 道 , 「 我 要 照 顧 市 民 目 前 的 需 要 , 亦 要 顧 及 香 港 的 長 遠 發 展 ; 我 要 保 持 財 政 穩 健 , 亦 要 促 進 經 濟 、 改 善 民 生 ; 我 要 照 顧 弱 勢 社 群 , 亦 要 不 忘 審 慎 理 財 的 原 則 」 。 所 以 說 , 要 用 一 個 特 定 的 分 數 衡 量 一 份 預 算 案 的 成 功 與 否 是 不 切 實 際 的 。

稅 基 太 窄 未 能 解 決

總 體 來 講 , 我 認 同 此 次 預 算 案 。 而 且 , 我 相 信 我 們 的 司 長 已 經 盡 了 他 的 最 大 努 力 做 好 財 政 預 算 平 衡 。 但 , 有 一 點 我 想 提 出 的 是 , 司 長 曾 指 出 「 現 有 稅 基 過 窄 的 問 題 是 一 個 盤 古 初 開 的 問 題 」 , 對 這 一 觀 點 我 持 懷 疑 態 度 。

我 們 可 以 從 以 前 的 歷 史 數 據 中 看 到 , 七 十 年 代 初 , 香 港 政 府 的 稅 收 情 況 與 現 在 相 去 甚 遠 。 那 個 時 候 , 政 府 稅 收 以 間 接 稅 為 主 , 它 佔 總 稅 收 的 五 成 以 上 。 只 是 後 來 , 隨 經 濟 的 逐 漸 繁 榮 , 勞 動 力 薪 金 和 企 業 盈 利 的 增 加 , 直 接 稅 稅 額 也 因 此 而 直 線 上 升 , 導 致 政 府 稅 收 從 原 來 以 間 接 稅 為 重 心 轉 移 到 以 直 接 稅 為 重 心 。 此 時 , 稅 基 開 始 變 窄 , 但 因 經 濟 形 勢 良 好 , 財 政 收 入 充 盈 , 沒 有 赤 字 出 現 , 所 以 掩 蓋 了 事 實 的 真 相 。 而 政 府 的 失 誤 也 就 在 於 沒 能 及 時 發 現 問 題 , 直 到 亞 洲 金 融 危 機 爆 發 和 隨 後 的 經 濟 蕭 條 、 人 均 收 入 減 少 、 政 府 稅 收 銳 減 、 赤 字 產 生 這 一 系 列 的 連 銷 反 應 出 現 , 政 府 才 意 識 到 稅 基 過 窄 的 問 題 。

不 過 , 在 實 行 現 有 的 稅 制 情 況 下 , 若 以 一 九 九 七 年 前 的 財 政 預 算 盈 餘 狀 況 為 標 準 , 衡 量 現 在 的 預 算 案 , 也 確 實 給 政 府 施 加 了 很 大 的 壓 力 。

減 少 公 僕 現 象 可 喜

一 九 九 七 年 前 , 香 港 經 濟 持 續 繁 榮 , 除 了 因 為 新 機 場 的 建 設 而 給 政 府 財 政 帶 來 過 赤 字 外 , 政 府 保 持 了 多 年 的 財 政 盈 餘 狀 況 。 但 是 , 在 一 九 九 七 年 後 , 赤 字 預 算 連 年 出 現 , 並 預 計 在 未 來 三 年 內 , 這 種 情 況 仍 無 法 扭 轉 。

政 府 稅 收 減 少 , 除 了 因 主 要 稅 項 直 接 減 少 外 , 還 存 在 另 外 一 個 原 因 , 那 就 是 , 這 些 年 來 政 府 不 斷 的 提 高 免 稅 額 , 使 很 多 人 毋 須 繳 稅 , 致 使 稅 基 進 一 步 變 窄 。

當 然 , 如 果 經 濟 能 恢 復 到 八 十 年 代 和 九 十 年 代 繁 榮 期 時 的 景 象 , 那 麼 現 有 的 稅 制 將 像 以 前 一 樣 , 又 為 政 府 帶 來 豐 富 的 財 政 收 入 。 但 是 , 如 果 經 濟 依 然 委 靡 不 振 , 我 們 就 不 得 不 找 出 一 個 改 革 現 有 稅 制 的 可 行 方 案 。 重 要 的 是 , 我 們 要 認 識 到 稅 基 窄 是 客 觀 存 在 的 , 繁 榮 的 經 濟 只 能 將 它 穩 藏 , 不 能 將 它 消 除 。

另 外 , 香 港 的 公 務 員 群 體 正 在 縮 減 是 一 個 可 喜 的 現 象 。 我 們 的 財 政 司 司 長 在 承 受 巨 大 的 政 治 壓 力 下 , 仍 能 作 出 正 確 的 決 策 是 值 得 稱 讚 的 。 在 此 我 還 希 望 政 府 能 將 更 多 的 激 勵 機 制 引 入 公 共 部 門 , 來 提 高 公 務 員 的 工 作 績 效 。

最 後 , 我 想 為 我 們 的 司 長 說 一 句 公 道 話 。 他 盡 力 避 免 了 稅 收 的 增 加 , 保 持 了 經 濟 的 增 長 勢 頭 。 可 以 說 , 在 目 前 的 經 濟 形 勢 下 , 他 已 出 色 地 完 成 了 他 的 任 務 。

~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