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王家豪

社會科學系研究助理王家豪先生

20.07.2020美國「大敵」當前,俄羅斯和中國卻只是結伴不結盟?(王家豪、羅金義)立場新聞
15.07.2020俄羅斯國家地緣認同謎題:「脫歐入亞」?(王家豪、羅金義)關鍵評論
09.07.2020「普京永續」惡法「公投」:獨裁者風光背後? (王家豪、羅金義)立場新聞
26.06.2020「天下制裁」:俄羅斯大國夢難圓? (王家豪、羅金義)明報
24.06.2020《倖存者》的烈士精神與批判意識:長沙里之役與理大之圍  (王家豪、羅金義)立場新聞
28.05.2020全球疫情第三大重災區:俄羅斯是怎樣淪陷的? (王家豪、羅金義)立場新聞
19.05.2020極權一夜變天可能嗎?——《普京對人民》讀後 (王家豪、羅金義)關鍵評論
15.05.2020「後肺炎」美俄中三角博奕:世界新秩序將臨? (王家豪、羅金義)關鍵評論
03.04.2020白羅斯「佛系抗疫」:瞻前顧後還是居心叵測? (王家豪、羅金義)關鍵評論
26.03.2020中亞在「絲綢之路經濟帶」上面對兩難與離間 (王家豪、羅金義)關鍵評論
24.03.2020肺炎疫情下的油價戰:全球變局的陰謀? (王家豪、羅金義)明報
11.03.2020南高加索國家與「絲綢之路經濟帶」如何各取所需? (王家豪、羅金義)關鍵評論
08.02.2020俄羅斯對「絲綢之路經濟帶」的虛實探索:雷聲與雨點 (王家豪、羅金義)關鍵評論
16.12.2019敘利亞危機中的俄羅斯:重返中東與大國復興 (王家豪、羅金義)關鍵評論
20.11.2019俄羅斯在非洲的「反殖牌」和「子彈」夠用嗎? (王家豪、羅金義)關鍵評論
30.10.2019當和理非遇上暴動罪:莫斯科逆權仲夏的年輕抗爭者 (王家豪、羅金義)關鍵評論
21.10.2019俄中關係上熱下冷:中國旅客的消費能創造多少友誼? (王家豪、羅金義)關鍵評論
08.10.2019氣候危機與俄羅斯的能源政策:錯判形勢? (王家豪、羅金義)關鍵評論
18.09.2019重組G8?「後西方」世界秩序當中的俄羅斯 (王家豪、羅金義)關鍵評論
08.09.2019「鄰近強國」虎視眈眈,波羅的海之路30年如何走來? (王家豪、羅金義)關鍵評論
05.09.2019《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前世今生:《馬格尼茨基法案》與美國的人權法案外交 (王家豪、羅金義)關鍵評論
14.08.2019莫斯科抗爭運動:鎮壓的賭局? (王家豪、羅金義)關鍵評論
18.07.2019普京的世界觀:自由主義陳腐,現實政治歸位 (王家豪、羅金義)關鍵評論
08.07.2019反送中的同時,格魯吉亞爆發了類似的議會衝擊 (王家豪、羅金義)關鍵評論
02.07.2019俄中在中亞的角力:上海合作組織的視角 (王家豪、羅金義)關鍵評論
09.06.2019 印度搖擺國外交與大國夢 (王家豪、羅金義)亞洲週刊
15.05.2019普京金正恩峰會:誰打誰的主意? (王家豪、羅金義)信報
26.04.2019烏克蘭素人政治:沒有承諾的新民粹主義 (王家豪、羅金義)明報
04.04.2019哈薩克獨裁者手冊的最終章? (王家豪、羅金義)信報
01.04.2019「俄羅斯與白羅斯聯盟」爭議的虛與實:弱能勝強?(王家豪、羅金義)關鍵評論
19.03.2019俄網絡主權保衛戰 防美國滲透 (王家豪、羅金義)亞洲週刊
16.02.2019日俄化解四島爭議戰略動機與政治現實  (王家豪、羅金義)信報
29.01.2019北極爭雄——美俄中的地緣政治角力  (王家豪、羅金義)明報
13.01.2019聯俄抗中睿見還是迷思 (王家豪、羅金義)明報
01.01.2019中國「大國」外交的獨立性——俄羅斯視角 (王家豪、羅金義)明報
11.12.2018刻赤海峽衝突——俄羅斯的地緣戰略強勢  (王家豪、羅金義)明報
04.12.2018普京首赴東亞峰會的地緣政治意義 (王家豪、羅金義)明報
06.11.2018廢除《中導條約》後的美俄中核軍備博弈 (王家豪、羅金義)明報
24.10.2018美俄中信息戰的防守面向 (王家豪、羅金義)明報

註:自二零一八年十月起

本網頁羅列的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本校立場。

<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