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赵致洋

香港教育大学《香港社会科学学报》助理编辑及社会科学系研究助理赵致洋先生

如果说台湾的经济实力无法与中国的「金权外交」的竞争,那么台湾在东南亚就没有自处之道了吗?笔者最近出席了香港教育大学大中华研究中心主办的台湾视野下的「一带一路」与东南亚研讨会,加上一直以来对此也有关注,不揣浅陋,在此略谈一些观察... ...
更多细节
刘慧中博士

幼儿教育学系助理教授刘慧中博士

「秩序」因为是有条理的,因而是有规限,故此人必须从小时候通过教育去学习。反之,以人的天性而言,总是喜欢自由作主,想到的便去做。依笔者的观察所得,当幼儿在没有成人(老师或幼儿的家长)规范其行为时,屡屡会跟随自己的意欲做事... ...
更多细节
吕大乐教授

香港社会研究讲座教授及副校长(研究与发展)吕大乐教授

事实上,无论特区政府抱着哪一种态度来处理政策的沟通,领导们总要做好准备,解答市民一定会提出的疑问:1000名科技人才不足以建立一个行业,更遑论一个产业;那么在特区政府的估算裏,「关键人数」是一个怎样的数字?短期内需要多少人?中期而言,本地大学又可以提供多少人力供应?... ...
更多细节
罗佩诗女士

健康与体育学系讲师罗佩诗博士

笔者过去3年在教育大学教授有关健康教育的学士课程,藉此机会与读者分享一下我在大学裡授课时其中一个科目。这是一个让学生在社区中实践他们所学到的有关健康教育的知识。项目分小组进行,其中一组共有9位学生,他们积极主动,包办了制订计划书、找寻服务对象、联繫相关服务机构以及研究具体实施方法等工作... ...
更多细节
吕青湖博士

亚洲及政策研究学系助理教授吕青湖博士

事实上,在香港,十分多的专业界别,如医生、律师、老师的行业等都有期望员工「随时候命」的态度,不太尊重员工的私人时间和家庭时间。现代科技更是鼓励员工在下班时继续工作、回覆电邮。有些学校的老师更被要求下课后也要在whatsapp群组回应学生的题问。香港社会正是一个不尊重家庭的社会... ...
更多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