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香、禪、詩」的初會:從北宋黃庭堅到日本室町時代「山谷抄」

17 Oct 2018
「香、禪、詩」的初會:從北宋黃庭堅到日本室町時代「山谷抄」

香港為何以「香」為名?東亞香文化於宋代走向鼎盛。彼時,此地竟是連結東亞、東南亞和西亞的國際香藥貿易樞紐。香港教育大學文學及文化學系助理教授商海鋒博士的研究〈「香、禪、詩」的初會:從北宋黃庭堅到日本室町時代「山谷抄」〉揭示,北宋文豪黃庭堅發明的「焚香參禪」,不但成為宋代士人風尚,其流風更遠及數百年後的日本。

 

「香癖」創「香詩」,顛覆中古香形象
喜香惡臭,人之常情。商博士道,自稱「香癖」的黃庭堅摯愛合香,在北宋哲宗元祐元年(1086)創作出十六首以「香方」為主題的絕句,不乏「隱几香一炷,靈台湛空明」、「一穟黃雲繞几,深禪想對同參」等名句。詩中,黃氏提出其首創的禪修及用香新法「焚香參禪」,顛覆了中古時代佛教用香的固有形象,令人耳目一新。自古以來,佛教與香,密不可分。東漢至隋唐的佛教物質文化裡:香是供品,助修行者身清氣爽;香是使者,助信眾傳遞祈願;香是塵霾,迷惑修行者的鼻根;香是毒藥,象征「貪嗔癡」的無明煩惱。北宋,禪宗倡導明心見性,籠罩士人階層,令其日益關注內在修養。此時黃庭堅提出「焚香參禪」,賦予焚香以體悟佛性的新功能,順應了佛教文化的潮流。
 
蘇、黃的文豪效應,引領宋代香事熱潮 
黃庭堅對香事的改造,亦令焚香從上流社會的薰衣薰體,提升至士人參禪見性的精神高度,引領宋代士林與禪林形成用香新風,導致了北宋後期長達數十年的香方搜配熱。商博士指出,黃庭堅的香詩將焚香、參禪、題詩三者融而為一,深得其座師蘇軾首肯。此外,黃氏亦有憑詩寄意,勸慰遭遇烏台詩案的蘇軾明哲保身的深意,暗藏其中。蘇、黃師徒皆是當世文豪,其好尚所向,成為其後宋代士人階層長久追逐的時尚,形塑了宋代文化的一個面向。

 

宋型文化典範 「山谷抄」,曾風靡日本
黃庭堅的追隨者,豈止宋代士林?上述香事新變作為宋型文化的典範之一,在鐮倉時代末期(時當元代中期)隨禪宗東傳日本。黃庭堅是代表該文化的不二之選。經過一兩百年的沉澱,日本室町時代中期(時當明代中期),臨濟宗禪僧群起精研「山谷詩」(黃庭堅號「山谷道人」),編寫作為山谷詩註本、講義的「山谷抄」。佼佼者如萬里集九《帳中香》一書,以香喻詩,視山谷詩為高貴的龍涎香。有趣的是,當時日本以精讀山谷詩為參禪新法,以讀懂蘇軾、黃庭堅為傲。這股風潮席捲宮廷、幕府,甚至對日本香道成立初期的文化內涵,都有過一定影響。商博士形容,憑藉黃庭堅「香詩」這顆「靈丹」,跨越時空界限的北宋和室町時代,得以連結。

 

想了解更多,請見研究全文
 

Researcher(s)

Dr Aaron Shang Haifeng
Dr Aaron Shang Haifeng
Assistant Professor
Faculty of HumanitiesDepartment of Literature and Cultural Studies
Research Area(s)
  • Sinographic texts in East Asia
  • Interdisciplinary intellectual history and cultural flows across literature, arts and relig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