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links

再次重返校園:泰國公務員在香港的知識之旅

面對日益複雜的社會挑戰,各個領域對公共政策及管理人才的需求不斷增加,亦有不少高級公務人員選擇出國進修。每年來到香港教育大學攻讀公共政策及管理碩士課程(MPPM)的學生中,都有若干位國際生。2019年,來自泰國的現職公務員Nitikon Jirathitikankit (Nitikon)也踏上了香港的土地。這位泰國公務員體系中的「明日之星」拿到了教大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的全額獎學金,開始了他在香港為期一年的求學之旅。來港前,Nitikon已在泰國不同大學分別修讀政治學本科、法律本科及比較政治學碩士,亦到拿到了英國列斯大學(University of Leeds,亦譯稱利茲大學)的國際關係碩士學位。對於這樣一位已在泰國政府部門服務超過十年的公務員來說,為何要遠赴香港,來到教大去攻讀他的第三個碩士學位呢?

Q1. 請簡單介紹一下你的職業

在出國讀書前,我已經在泰國憲法法院的憲法研究和發展部擔任學術主任有十一年時間。主要職責是世界各地的憲法比較、公法及憲法法院權力相關研究。除此之外,亦參與法院的學術文章及書籍出版工作。

 

Q2. 如何得知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的MPPM課程?為何會選擇修讀MPPM

我在泰國那黎宣大學(Naresuan University)完成政治學本科課程,當時學校與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簽定合作協議,而我的老師──現任社會科學學院院長Napisa Waitoolkiat教授推薦我申請MPPM。學系向我提供全額的入學獎學金,給我機會強化自己在公共政策與管理方面的學術訓練,這對我的職業發展有莫大幫助。MPPM課程提供不同範疇的科目,例如公共政策及公共行政的基礎知識。即使我曾修讀政治學,但很多知識都已忘記。因此MPPM對有意了解公共政策、公共管理理論和方法的學生十分有用,我已經把課程推介給有意進修的泰國朋友及同事。

 

就我而言,學校及學系對於我們這些對香港完全陌生的國際學生提供充足支援,即便在這段困難時期他們也對同學提供持續的幫助和照顧。學校致力將學生安全及學業發展放在首位,同時學系的老師也盡力確保在疫情期間教學質素不受影響。教大的校園非常寧靜,即使我住在校外,所有面授暫停,但我依然選擇回來學習,因為大學優良的環境為我提供學習的動力。

 

Q3. MPPM的課程如何幫助到你的職業發展?

這個課程拓寬了我的視野。作為泰國的公務員,當然對自己國家的公共行政瞭如指掌,但對外國的情況就未必了解。由Darryl Jarvis教授指導的“Public Administration and Management in Asia”正為我補充這方面的知識。Jarvis教授利用不少實際例子講解抽象的概念,例如印尼政府透過私營化方式管理水電等公用事業。這些例子讓我更了解何謂公共行政,亦可從這些例子中獲得借鑒參考。如有機會,亦可引用這些案例向泰國的上司提出建言,以改善公共部門的績效。

 

我不只在MPPM中獲取知識,同時亦提高了人際交往技巧。課程作業大多數以小組形式進行,因此我有不少機會同來自不同背景的同學合作,學習如何交換意見及從不同角度思考以達成共識。這些技巧對我的職業發展,甚至我的人生都有莫大幫助。

 

Q4. 你會如何評價泰國和香港的學習模式?

我對於香港這裡的師生關係感到驚嘆。在泰國,學生與老師之間通常都會保持一定距離並會對他們畢恭畢敬。而在香港的大學,師生之間關係非常平等,我們能夠以不同方式聯絡所有老師,師生關係十分親密。此外,老師在課前就已經安排大量閱讀書目,讓我們對課堂內容先有基本掌握。學校方面,圖書館提供大量資源,例如世界頂尖期刊電子資料庫,是我們課堂報告或研究論文的寶貴資源。

Q5. 平常如何渡過課餘時間?

我平常會到由伍鳳嫦博士創立的香港尋求庇護者及難民協會(Hong Kong Society for Asylum-seekers and Refugees)擔任義工,讓我有深入香港社會的寶貴機會。泰國的公務員通常只會在辦公室工作,但在伍博士的NGO裡,讓我發掘到香港鮮為人知的一面。同時,透過義工活動,我也認識到一班尋求庇護者及難民朋友,用心感受如何與香港不同背景的人士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