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太科學教育論壇,第一期,第二冊,專題版一 (二千年十二月)
主編︰蘇詠梅
小學科學探究活動舉隅
<<葉賜權>> 
     
 

 

天很高興能到來欣賞這麼優秀的作品。當我還在小學階段時,若我與同學們能跟各位一樣,經已有機會作如此精心策劃的研究,我相信,今日的香港,會有更美好的改變。
 
感到在座各位同學比起我當年同時期已經優勝得多,所以,我相信將來各位若有興趣在科學領域或博物館中工作,前途必定無可限量。
 
為評判,對於要從是次比賽中挑選出優勝的作品,感到並不容易,因為參賽作品的水準很高,我們都需要苦苦思量。
 
個比賽中很多部分,跟我在科學館堛漱u作很相似。很多時,科學館的工作人員們都會問這個問題--如何才可以選擇一個良好的題材在科學館中展示呢?在選擇過程中有很多步驟,其中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要懂得去提問--我們為何要選擇有關的題目呢?譬如討論洗潔精,研究這個題目有甚麼好處呢?所得的結果對我們將來有沒有幫助呢?有了一個清晰的提問,對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法便更為容易,而獲得良好答案的機會亦大為增加。剛才,當我與眾評判商討時,發覺我們所問的問題,對於台上學生而言,好像考試一般,同學們可能會感覺辛苦;在現實社會中,我們同樣時刻面對很多尖銳的問題--究竟這是否已是最恰當的展示方式呢?有沒有其他角度去重新思考呢?有時,只是朋友的一句說話,一個很簡單的問題,甚至是提問者的原意並非如此,但被問者聽後卻發現有些地方是以往完全沒有考慮過的,之後需要再反覆思量,想一想這是否一個需要解決的新問題。我認為,以上種種都是科學研究的必經階段。
 
記得當我還在中學求學時期升上高年班後,同學要選讀理科還是文科,科學與文學這二者似乎相距很遠;但當我工作愈久,便愈覺得科學和文學的差別不單祗不遠,反之更是愈來愈近,為甚麼呢?因為當我們初初學習科學時,對科學的認識便有如數學運算一般:二乘三等於六,找出答案後便完成整個過程;但真正從事科學的研究,並非只注重結果的對或錯,而且亦著重於探討過程中尋找答案的方式。例如要描述聲響,我們可以選用低沈或高昂的聲音去表達,但其實還有很多種不同的表達方式。我們要懂得如何有效地改良描述方式,令表達更為準確,令結果更為有意義,當中必須花很多時間思考。這個過程與文學或藝術便很相似。如果各位有機會接觸到藝術的表達,會明白到藝術表達除了要懂得基本技巧外,還要把表現水平慢慢提升,達致愈來愈高的境界,有時甚至能夠從中發掘出全新的演繹方法。真正的科學研究,亦有一個類似的過程,當中需要提出很多問題,有些問題我們未必可以即時回答,又或是當發問問題後,會發現我們一直以來的路向並不正確,有需要重新組織研究,以便得到更理想的結果。重複地發問、思索、設計實驗驗證,與及將結果改良,最後提出理論,都是科學研究的必經過程。
 
天能夠看到同學們眾多的心血結晶,我感到非常高興,有部分作品的成績更極為理想,超乎我想像之外。最後,我在這裡祝願各位同學: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本文依葉先生於比賽當日發言輯錄而成,再經其審閱後定稿。

回頁首

回首頁

 

版權為亞太科學教育論壇所有(2000)
香港小學科探究活動舉隅
Copyright (C) 2000 HKIEd APFSLT. Volume 1, Issue 2, Special Section 1 (Dec., 2000).